贝托特·布莱希特 BRECHT – 致后代

 

贝托特·布莱希特
Bertolt Brecht

致后代

 

 

真的,我生活在悲惨的时代!
老实话是愚蠢的。一个平滑的前额
意味着麻木不仁。发笑的人
只不过还没有收到
可怕的消息。

 

那是什么样的时代啊,一场
关于树木的谈话几乎就是一桩罪行,
因为它包含着对那么多恶行的沉默!
那个在街上踱步的人,
也许他的患难之交
再也找不到他了吧?

不错:我还有口饭吃。
但请相信:这只是一份运气。我所做的
没有一样使我有权吃饱肚子。
我偶然得到了宽恕。(如果运气完蛋,
我将倒楣到底。)

人们告诉我:吃吧喝吧,尽量快活吧!
但我怎么能吃能喝呢,如果
我从饥饿者那里抢来我吃的东西,
如果我的水杯是干渴者所没有的?
但我还是吃呀喝呀。

我也高兴变得聪明。
古书上写得有聪明之道:
远远避开人世的纷争,无忧
无虑地度过短短一生,
而且无需乎权势,
以善报恶,
不要满足欲望而要忘却,
此谓之聪明。
但这一切我都做不到:
真的,我生活在悲惨的时代!

 

 

 

我在混乱的时刻来到城市,
那时饥荒正在流行。
我在叛乱的时刻混在人群中,
并和他们一起反抗。
就这样度过了我在
世上应得的天年。

 

我在战役之间吃饭。
我在凶手中间睡觉。
我漫不经心地培养爱情,
毫无耐性地观看自然。
就这样度过了我在
世上应得的天年。

街道通向我那时的泥坑。
语言把我出卖给屠夫。
我能做的很少很少。但统治者
没有我更觉得安全,这正求之不得。
就这样度过了我在
世上应得的天年。

精力不济了。目标
还在远方。
它轮廓显然,即使我
可望而不可及。
就这样度过了我在
世上应得的天年。

 

 

你们,从我们沉没下去的
洪水浮现出来的你们啊,
谈到我们的弱点时,
还要记往
你们逃脱了的
那个悲惨的时刻。

因为我们经历了阶级的战争
(改的国家比鞋子还多)绝望于
人间只有不义没有反抗。

此外我们还知道:
即使对卑污的仇恨
也会丑化人的面貌。
即使对不义的愤怒
也使他的声音嘶哑。唉,我们
希望为友谊准备土壤,
自己却不能友好相处。

但你们,到了
人人互助的时候,
请宽容地
记起我们。

..

.

贝托特·布莱希特 BRECHT – 致后代

(1938)

 

 

Sharing cultur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