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德加·爱伦·坡 E. A. POE《红死魔的面具》中文翻译 恐怖故事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埃德加·爱伦·坡
Edgar Allan Poe

《红死魔的面具》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1842)

 

美国文学

 

恐怖故事

中文翻译

 

 

《紅死病的面具》(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是一部由埃德加·爱伦·坡 E. A. Poe 1842年所著的短篇小說,當時發佈在 Graham’s Magazine。

故事簡介:
紅死病是一種恐怖的傳染病,在國家內已經肆虐了一段時間,於是普羅斯彼洛親王帶同騎士、女性、吟遊詩人及小丑等到一處偏僻的城堡避世。在城堡度過了六個月,親王舉辦了一場奢華的化妝派對。
派對中出現了一位化妝為紅死病病患者的人….

埃德加·愛倫·坡 Edgar Allan Poe(1809年1月19日-1849年10月7日),美國作家、詩人、編輯與文學評論家,被尊崇是美國浪漫主義運動要角之一,以懸疑及驚悚小說最負盛名。埃德加·愛倫·坡是美國的短篇小說先鋒之一。

以下是 埃德加·爱伦·坡 Edgar Allan Poe翻译成中文的短篇小说《红死魔的面具》(en: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 的完整文本

英语版 埃德加·爱伦·坡 Edgar Alla Poe的故事《红死魔的面具》(en: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 可以在yeyebook 上找到,点击这里。

您可以阅读 埃德加·阿拉·坡(Edgar Allan Poe)的短篇小说《红死魔的面具》(en: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 的文字,这些文字已翻译成其他语言:意大利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等。在上方或侧面的菜单中选择语言。

祝您阅读愉快,并提防病毒!

 

埃德加·爱伦·坡 E. Allan Poe 所有的故事 > 这里

 

 

埃德加·爱伦·坡
Edgar Allan Poe

《红死魔的面具》

(1842)

 

 

恐怖故事
中文翻译

 

 

             紅死病已經在國內橫行肆虐好長一段時間了,沒有任何傳染病像它一樣,如此可怕,如此具有毀滅性,足以致人於死。流血,流出暗紅色的、恐怖的血,就是這種傳染病的特徵,更是紅死神的化身。一旦感染此病,會先感到極大的痛苦,接著很快感覺暈眩,之後全身毛孔大量出血,血流光,也就死了;感染紅死病的人,身上、尤其是臉上會開始出現一個個暗紅色的斑點,這無異是宣告「死神將臨,活人勿近」。

此時,病人身邊的親朋好友全都會被嚇得逃之夭夭,什麼照護看守,什麼同情共感,全都不是那回事了。一旦感染紅死病,從發作到死亡,整個過程僅僅半小時光景。

 

然而,即使紅死病的感染傳布如此猖獗,普羅斯佩羅親王還是天天縱情逸樂,開心得很,他是個勇敢、大無畏的人,也是個聰明有遠見的人,因此,他一點都不在乎、也不害怕紅死病的傳染威力。當領地上的人民已因紅死病肆虐而死了一大半,他從宮中挑選出1,000名身強體健、個性樂觀的男女貴族爵士,準備帶他們前往一處固若金湯的城堡修道院,隱密地躲藏紅死病的浩劫。這座修道院建造得相當浩大宏偉,設計發想的人,正是我們的普羅斯佩羅親王,他的品味古怪獨到,但又令人敬畏欽佩不已。

整座修道院被堅固高聳的城牆圍繞著,牆上嵌了一道鐵柵出入口,這回為了避難,大夥帶了火爐、大鐵鎚進入修道院,等所有人都入內後,出入口的門閂鐵鎖即刻被熔掉焊死;之所以這麼做,是奉了最上位人的旨意,鐵了心讓外面的人進不來,也不讓裡面突然發了狂或失落絕望的人出得去,這些預防措施都是為了抵抗紅死病的傳染入侵。

 

避難所裡備足了充裕的糧食,可供大家安然避難、安心度日。至於外面世界的一般人民,就只能自求多福了!為了不讓悲傷或沉重的氣氛感染避難所,親王早已準備了各式聲色犬馬娛樂,好讓大夥開心歡樂,忘記死亡的威脅與傷痛。避難所裡進駐了小丑、即興表演藝人、芭蕾舞者、音樂家……當然,還有美人與醇酒,等著大夥恣肆狂歡。避難所裡什麼奢華生活享受都有,就是沒有「紅死病」的侵襲。

普羅斯佩羅親王一干人在避難所內,安然快樂地避隱了將近半年的光景。此時,外頭的紅死病正以前所未有的威力肆虐狂襲,但不知人間疾苦憂患的親王,竟決定舉辦一場歷來最盛大非凡的化妝舞會。

這場化妝舞會,只能以極盡縱慾逸樂之能事來形容;不過,請容我先描述一下舞會舉行的場地。舞會的場地足足有七個房間打通後那麼大,我們都知道,一般皇宮裡的各個房間都是呈一整排筆直綿延的形式建造,也就是說,只要把隔間用的任何一扇房門打開,往牆壁兩旁收攏,即可從頭到尾將所有房間的格局遍覽無遺。然而,這處避難所的七個房間卻與一般皇宮房間的建造形式非常不同,這可能也是為了配合普羅斯佩羅親王的古怪喜好所致。

 

 

這七個房間的配置非常不規則,把隔間門打開後,一次僅只能看見一部分的房間景觀,這是由於每往前走60英尺或90英尺,就會碰上一個急轉彎,每一次轉彎,即能柳暗花明看見相當不同的房間景象。每個房間左右兩道牆的正中間,開了一扇又高又窄的哥德式窗戶,從窗戶往外看,會看見一條走廊通道圍繞住整個房間,意即,這是一條封閉式、不與其他房間走廊相通的通道。

每個房間的窗戶玻璃顏色都不同,基本上都依該房內部裝潢的主色調來鑲嵌,例如,最東邊的房間,裡頭懸掛的布置裝飾是藍色系,那麼它的窗戶便嵌入藍色玻璃;從東邊數來第二間房,裡頭的掛毯和裝飾品都是紫紅色系,那麼窗玻璃便是紫紅色;第三間房則徹頭徹尾都呈綠色系,因此窗玻璃便是綠色;第四間房則被妝點成橘色,第五間房是白色系,第六間房是紫羅蘭色系;至於第七間房,整個房間從天花板、牆壁,到地板全都是黑色系,黑色絲絨皺摺掛毯從上頭的天花板,往下方的牆面延伸直到牆角,掛毯末端的皺摺則垂墜覆蓋在同是黑絲絨材質的地毯之上,黑色系的裝潢連成一氣;不過比較特別的是,它的窗玻璃並非黑色,而是猩紅色,像暗沉血液一般的猩紅色。

 

這七個房間全都擺設得金碧輝煌,從天花板到房間各角落無不金光閃耀,然而,裡頭卻沒設置任何油燈或燭臺,反倒是每個房間的走廊正對窗戶的地方,都各自立了一盞三腳火盆,盆中的熊熊火光穿透窗玻璃,照亮屋內,幻化出奇詭華麗、繽紛非常的色彩;唯獨最西邊、也就是黑色房間的火光效果特別不同,當火光穿透暗紅玻璃,映照屋內的黑色裝潢,暗紅與深黑交融後的景致十分恐怖駭人,只要進到屋裡,人的臉孔就會被陰森的光芒映照得異常恐怖,這也令大多數人都對此房間感到毛骨悚然,因而總是敬而遠之、不敢踏進一步。

黑色房間靠西邊、最裡端的這面牆,立著一座黑檀木大時鐘。時鐘鐘擺來回地擺動,伴隨著低悶、沉重且毫無高低音調起伏的擺盪聲;然而,時鐘每小時報時一次的報時聲卻相當大聲、清晰、深沉,就像魔音般美妙,正因這音調是如此罕見奇特,以至於每當整點的報時聲響起,舞會中的管絃樂師們就會停下手邊的演奏,仔細聆聽這聲音,而方才沉浸在華爾滋舞曲的人們也會停下舞步。報時聲魔幻詭奇的音調,片刻間,讓縱情聲色的男男女女全都亂了心神,驚惶失措;輕浮、容易驚慌的人無不嚇得面色發白,年紀較長或較冷靜沉著的人,則是以手撫額,故作沉思默想狀。

 

然而,只要報時鐘聲一停止、回聲也消散了,方才暫時停止作樂的人們又開始愉快地暢懷、玩樂了起來;管絃樂師們則是面面相覷,無不對自己前一刻窮緊張、胡亂發神經的舉動感到傻氣,並不忘在心底暗暗嘀咕,發誓下一次報時聲響起,絕對不要再有此般神經質的反應。然而,60分鐘過去了,3,600秒的須臾飛逝了,報時聲又再度響起,宴會中的男男女女仍會像前一次一樣,陷入莫名害怕的恐慌,或惶惶不安,或緊張顫抖,或撫頭沉思默想、力求鎮定。

儘管黑檀木大鐘的報時聲是如此令人感到惶惶不安,但撇開那令人聞之悚然的魔音不談,這無論如何都是一場極盡縱慾、華豔、豪貴、動人之能事的狂歡饗宴。是的,這一切的確都該歸功普羅斯佩羅親王對美感有獨到的眼光,對色彩有敏銳的鑑賞力,此外,他並不盲目追求流行,胡亂裝飾布置一通,他自有一番定見與喜好。他把這場化妝舞會的氣氛營造得相當熱烈狂放,充滿恣意作樂的野性光彩。或許有些人會認為普羅斯佩羅親王簡直瘋狂到了極點,但看在那些信服他的追隨者眼裡卻非如此,他們認為親王只是眼光異於常人、品味獨到,並非發瘋癲狂,如果有機會近距離聽他說話、看著他、接觸他,便會知道。

 

 

這個規模將更勝以往、更詭奇不凡的化妝舞會場地,也就是那七個房間的布置,幾乎都由普羅斯佩羅親王坐鎮指導,由他指揮裝飾品該怎麼放、該放到哪裡等等。另外,他還按照自己的特殊喜好,指定每個人的裝扮,以確保這場化妝舞會夠古怪、荒誕而奇特。

無疑地,在親王的總指揮督導之下,化妝舞會的確相當刺眼奪目、詭奇有趣,舞會裡有人以阿拉伯人的造型出現,只不過露出的四肢和配件似乎不太相稱;舞會裡也放了許多造型美麗、淫蕩、怪誕、恐怖,甚至令人感到厭惡的裝飾擺設,親王為了化妝舞會想出的這些點子,還真是奇奇怪怪、詭譎非常,難怪有人說他簡直瘋狂到了極點。那些裝扮得千奇百怪的人們,在這些房間幽靈般來回穿梭,說他們像是在夢遊,一點也不為過;這些穿梭於每個房間、夢遊一般的人,身上全都披著房間裡的奇異光影,狂亂地舞動身體,就連樂隊也應和著他們的舞步,奏出只屬今宵的極樂癲狂樂音。

不一會兒,黑色絲絨掛毯下的檀木時鐘又響起報時聲;一瞬間,所有人都靜止、安靜了下來,舞會大廳一片寂靜,只聞低沉的報時聲在此間迴盪著。所有人都僵直站立著,一動也不動,無論他們沉醉在什麼樣的金迷幻夢,此刻,全都嘎然停止。當短暫的報時聲響完後,人們又開始明快輕笑了起來,音樂再度奏起,他們回到了幻夢之中,繼續夢遊,恣意搖擺狂舞,來回穿梭,每間房裡透射出的奇異光芒,輪番在人們身上晃動流轉著。不過,最西邊的第七個房間則是無人敢踏入;夜色愈來愈深,從猩紅色窗戶射進屋內的光芒,也愈顯暗紅恐怖,而房裡暗黑色的掛毯也愈見陰森悚然;更恐怖駭人的是,黑檀木時鐘就是座落在這個房間,倘若整點報時鐘聲響起,有人正好待在這個房間裡,這可是比當時待在遙遠的別處狂歡、乍然聽見報時聲響起的感覺,還要來得心生敬懼。

 

也因此,沒人膽敢踏進黑色房間,所有人都在其他六個房間來回穿梭狂舞,即使擠得前胸貼後背,每個人的心也都興奮狂熱地砰砰跳動著。喧騰歡樂的舞會繼續進行,終於,報時鐘聲提醒了所有人,午夜已然來到。如前所述,報時鐘聲一響起,音樂停了下來,跳舞的人也靜止不動,所有人都彆彆扭扭地停下動作,全場安靜無聲。午夜的整點報時足足響了12聲,鐘聲前所未見的久長,這或許能讓前一刻仍在縱情狂歡的人們擁有更多片刻,好好沉思默想一番;而就在第12聲報時聲響完、回聲還未完全停止時,或許是因為報時即將完畢,讓人心情逐漸恢復、放鬆,這才有人注意到,舞池裡竟有個極度詭異的面具客。

關於這名古怪新成員的謠言,立刻在眾人之間輕聲傳開,最後,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這名面具客,並且都私下竊竊私語談論著,大夥都對此人的這身裝扮大感驚詫訝異,而且相當不認同他的扮相。最後,眾人無不陷入了一片恐慌驚怕、憎惡厭惡的情緒。

我前面對這名面具客的裝扮描述,事實上,對任何一個參加過「化妝舞會」的人而言,應該不足為奇,也不會感到意外;尤其是這個屬於普羅斯佩羅親王的夜晚,參加化妝舞會的人,無不被要求裝扮得愈古怪愈好,也因此,幾乎沒有什麼服裝打扮限制。然而,於此紅死病肆虐的光景,面具客鬼魅般的裝束,確實特別敏感,就連作風一向大膽荒誕、百無禁忌的普羅斯佩羅親王,也不免對他的裝扮大感不悅。即使是個性最大剌剌、最無所謂的人,也會有不容碰觸的心防;即使是早置生死於度外、常把生死問題當玩笑開的灑脫之人,也會有不容開過頭的玩笑。也因此,眾人真的認為,面具客的裝束與行止,實在相當不智、不合宜。

 

他的個子很高、身軀枯瘦,而且全身上下、從頭到腳都包裹著死人穿的屍衣;臉上戴的面具像極了殭屍的面貌,一點也不像戴著假面具,不仔細看,還以為有殭屍跑來混入人群,現身舞會。好吧,即使面具客身穿屍衣、面孔像殭屍,看在這群荒誕搞怪的人眼裡,再不認同他的裝扮,或許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忍受;然而,最說不過去的,就是這名啞巴面具客,顯然把自己裝扮成一個感染紅死病的人,他身上穿的屍衣濺滿了鮮血,不僅如此,他那寬闊的前額以及整張臉,不,應該說他臉上戴的這張面具,竟然全都布滿了恐怖的暗紅斑點。

當普羅斯佩羅親王已經開始瞪視這名幽靈鬼魂般的人,面具客竟還渾然不覺,仍忘情扮演他的角色,繼續攪和在華爾滋舞蹈的人群中,緩慢、正經地移動著舞步。親王愈看愈憤怒顫抖,前一分鐘他還只是恐懼厭惡地顫抖,下一分鐘他便因盛怒而滿臉通紅了起來。

「是誰?好大的膽子!」普羅斯佩羅親王氣急敗壞、聲嘶力竭盤問著一旁的朝臣,「是誰,竟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假扮成這副鬼模樣來羞辱我們?他是想嘲笑我們嗎?來人啊,抓住他,扯掉他的面具,讓我們看看黎明一到,就要在城垛上被吊死的人長得是什麼模樣?」親王站在最東邊的藍色房間,咆哮地說出這些話。親王十分生氣,再加上個性大剌剌,於是他扯嗓迸出的這些話,清楚而大聲地傳遍了七個房間。這當下,他向樂隊大手一揮示意,音樂也即刻停止。

 

當普羅斯佩羅親王開始說話時,一旁嚇得臉色發白的朝臣們開始朝面具客緩步逼近,於此同時,面具客也不疾不徐、行止堂皇地朝親王走去。不一會兒,面具客與朝臣們幾乎只間隔一步之遙,但這些臣子因為對面具客的真實身分懷抱著恐怖的猜疑、無名的恐懼,因而沒人膽敢一把擒住他;如此一來,面具客便輕易通過朝臣們的防線,向親王趨近;此時,面具客與親王,已相距不到三英尺,眾人們見狀,更是下意識地從房間正中央退開,縮到牆邊角落。

但面具客的腳步仍未稍歇,步伐同樣從容,繼而卻開始踏著劃一的節奏,穿越藍色房間來到紫紅色房間,再穿越紫紅色房間來到綠色房間,再穿越綠色房間來到橘色房間,接著來到白色房間、紫羅蘭色房間……此時,普羅斯佩羅親王也因自己前一刻表現得懦弱遲疑,感到惱羞成怒,整個人發狂暴怒到了極點,因而決定親自追捕這名面具客。

親王自己一個人(其他人都因極度恐懼而沒跟上來),一口氣穿越了六個房間,他拔出匕首,快速地衝向面具客,與面具客只有三、四英尺之距,此時面具客早已進入黑色房間,走到房間西牆盡頭,突然轉過身來,與親王面對面相視。接著,傳出一聲尖叫,普羅斯佩羅親王的匕首掉落在黑色地毯上,閃閃發出幽光;只見親王俯臥在地,立即身亡。

 

迫於恐懼、出於絕望的眾人,突然拿出勇氣,衝入這最教人恐怖戰慄的黑色房間,他們看見面具客僵直靜止地站在黑檀木時鐘前,讓自己沒入了時鐘長長的陰影裡,一行人於是粗暴地抓住面具客,沒想到這一抓,竟是說不出的恐怖駭人——這名戴著殭屍般面具、全身裹著屍衣的人,衣服底下並沒有任何血肉軀幹!

現在,大家都確認了面具客的身分,沒錯,祂就是紅死神,祂像小偷一樣趁著夜色混了進來。之後,眾人一個接一個倒在他們荒淫作樂的染血大廳裡,而且每個人都以無比絕望之姿倒下。黑檀木大鐘的壽命也隨著縱慾血腥饗宴的結束,停擺終止;房間外,三腳火盆裡的火焰也熄滅了。

世界已由黑暗、衰亡、紅死病接管,由紅死神進行無邊恐怖的統治。

..

.

埃德加·爱伦·坡 Edgar Allan Poe

《红死魔的面具》

En: 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1842)

美国文学

恐怖故事 – 中文翻译

 

 

埃德加·爱伦·坡 E. A. Poe《红死魔的面具》The Masque of the Red Death 英文原版 > 这里

 

 

 

埃德加·爱伦·坡 E. Allan Poe 所有的故事 > 这里

 

 

 

www.yeyebook.com

 

Sharing culture!

You may also like...